听的时候摇头晃脑的像个傻子

每次见你 总是提醒我这思念多顽固

后会无期

胡生问江河:为什么浩汉哥要把自己的房子烧了?

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 只想永远的离开 ——平凡之路

旅途中,漂泊时,告诉自己还有家可以回,这世界还有方寸之地属于自己,等着自己,心里会升腾出一种温暖,踏实的安全感满足感。

那当斩断了自己的根呢?如雨中浮萍,风中柳絮。然后,出发。出发,不再回头。我想,这样的人,才是真的活在路上。当人真的四海为家时,当他对走过的路看过的景色无所求时,路上的那些人,路边的那些树,天上的星,地上的风,才能带来真真切切的感受,就如庄子所说天人合一。

为什么要旅行呢?于我而言,我想要在旅途中得到一些东西,或者说看看这个世界,建立一下自己的世界观。然后...

美国往事

接近四个小时的片子 冗长的几乎让人失去耐心

片子就像一个老人 或者说就是 在火炉边 窝在沙发里 眯着眼睛回想

一切的一切 都被拉长 慢放  回忆的时光机总是嘎吱嘎吱

大约是对话流落在岁月中太过漫长 大多数时候沉默的不像话

抢劫 盗窃 敲诈 兄弟 女人 敌人 钱 权力 野心 自由

刀刃上舔血的生活 灯红酒绿的奢靡 兄弟情深下的裂痕

还原来看 这些一定是紧张的 

白的毛熊:

佣兵paro叶修。

白的毛熊:

佣兵paro张佳乐。

初次听到这首歌是音悦台上一个关于《自由坠落》的视频的背景音乐。

旋律悦耳轻柔 印象也仅仅止于旋律

而当看到Adam现场演唱的视频 

那个顶着不羁的发型 烟熏妆浓的化不开 耳钉冷冷的闪着金属光泽 一身黑色皮质的男人 应该站在舞台上用华丽的嗓音渲染极致的喧闹 嚣张霸气不可一世的人  闭上眼睛 在吉他简单的伴奏下 轻轻地皱眉开口 带着细密的缱绻温柔 用心哼唱出

no  nowhere left to go

心里突然被那样一种揪心的情绪占据 就...

白的毛熊:

佣兵paro孙哲平。

白的毛熊:

佣兵paro方锐。

白的毛熊:

佣兵paro王杰希。

1 / 2

© 疯傻合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