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听到这首歌是音悦台上一个关于《自由坠落》的视频的背景音乐。

旋律悦耳轻柔 印象也仅仅止于旋律

而当看到Adam现场演唱的视频 

那个顶着不羁的发型 烟熏妆浓的化不开 耳钉冷冷的闪着金属光泽 一身黑色皮质的男人 应该站在舞台上用华丽的嗓音渲染极致的喧闹 嚣张霸气不可一世的人  闭上眼睛 在吉他简单的伴奏下 轻轻地皱眉开口 带着细密的缱绻温柔 用心哼唱出

no  nowhere left to go

心里突然被那样一种揪心的情绪占据 就像是被一根根细线绕着 线慢慢缓缓的收紧 勒出青紫的印子 

歌声飘在耳边 浑厚的声音总是带着那么一丝撩人的音色 尾音细细微微的颤动 三分无奈  三分温柔  剩下的就像是隐隐的期待 

歌词里写着 We  can't  change.

柴静的《看见》里一段关于同性恋的访谈:

为什么我们的社会不接纳同性恋者?

因为我们的性文化里 把生育当做性的目的 把无知当纯洁 把愚昧当德行 把偏见当原则

而这些无知偏见生生把爱情逼入不可见光的角落 带给别人难以言尽的苦楚心酸

爱情不过是两个人的你情我愿  何来规则 何来偏见 何来束缚 

愿如所愿



评论
热度(2)

© 疯傻合一 | Powered by LOFTER